周一周二参加了两天的“未来实验室”工作坊,大概就是一群人去想象几个场景:

可能的未来

想要的未来

想象中的未来 (和前面两个区别是这个想象中的未来可以脱离一切实际,不必有任何合理性)

具体内容没啥特别值得说的,尤其是未来这个概念被限定在学习这个词里面,就显得很小很没劲。

当时觉得特别好玩的是,在所有人(包括我)的“想象”里,都没有这三年疫情的痕迹,就好像一切都回到了“正常”的轨道,和这三年我们假装一切都还正常一样。但是,否认现在的人,真的会有未来吗?

其实写了个标题就不想继续写了,感觉想说的这一句话也就说完了。疫情以来,我们都在否认现实,都在骗自己只是过去暂停了。所以我们无法谈论未来,未来是基于现在的想象,而我们把自己封存在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