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看到新闻,李玟因为抑郁症自杀去世了。非常感慨,就自己的经验稍微聊一下吧。

大概2019年冬天的时候,我确诊了抑郁和焦虑症,不过还好都是轻度的。当时主要症状是睡眠差,要么难以入睡,要么很早就醒,头痛,是不是心脏觉得不舒服,压力大的时候会有焦虑恐慌的感觉。去精神卫生中心查了一下,果然抑郁症了。吃了两周药,后来基本好了,也没再吃药。这几年还是偶尔会有焦虑恐慌发作的时候,但是基本没有抑郁症的症状了。

每个人抑郁的原因可能都是不一样的,抑郁症患者甚至都没法理解另一个患者抑郁的原因。最好的做法不是去开解一个你不了解的患者,而是送他去就医。抑郁症是一种疾病,需要吃药的。抑郁情绪是可以通过心理咨询,疏导缓解的,抑郁症不行,或者说抑郁症不能只通过心理咨询解决问题。

现在想想,我抑郁的可能原因是当时儿子正好比较小,带孩子耗费了非常多的精力和时间,自我剥夺感非常强——自己想做的事情完全没时间做,加上儿子小时候睡眠习惯差,每天半夜才睡,所以我长期处于睡眠缺少的状态。2019年那个学期工作压力又比较大,就导致了抑郁症的发作。当然这是我现在的一个推测,也可能就是我自己体质容易抑郁而已。

抑郁症最可怕的是,它会让人处于一个恶性循环状态:首先是丧失兴趣,无力感增加,对周围的一切都没兴趣,什么都不想做,觉得一切都没有意义。虽然我知道应该补充睡眠,应该出去运动,但是抑郁症的时候是没有能力去做这些事情的。药物其实就是切断了这个循环,让你能够去主动做一些事情,这时候如果配合心理咨询,运动之类的其他活动,就会把人带出那个恶性循环。至少对我来说,药效是立竿见影的。

然后运气比较好的是,紧跟着很快就疫情了。对,疫情对我个人来说是个契机。首先,网课那段时间,儿子不用去上学了,我不需要每天眼一睁就开始紧张,今天几点送他去学幼儿园,几点去接他。网课工作上少了非常多鸡毛蒜皮的破事儿,开会可以把电脑挂着,自己爱干啥干啥。早上也有时间去跑步了。整个来说,生活有种回到自己控制中的错觉。对当时的我来说,这个改变是非常重要的,那段时间我甚至买了PS4,打完了死亡搁浅,战神4等好几个游戏。

之后陆陆续续的复课,网课,抑郁情绪潮起潮落,时不时也会焦虑发作,但是抑郁症一直没有再出现。

直到魔都封城,让我觉得,我应该是好了。

前面说我抑郁可能的原因是自我被剥夺,发现人生和自己期望的差距太大,又无力去弥合这个差距。甚至你知道怎么做会有改变,但是你没有办法做,然后就更抑郁了。之前我开过玩笑,辞职、离婚和搬家,总有一个办法能暂时治好你的抑郁症。但是最终,要改变的其实只能是自己。

魔都封城属于一个重塑人生价值的重要事件,当你的所有存在意义都被打碎的时候,当“你好无价值毫无意义,你从来不曾拥有过自由和自我”这点被摆上台面的时候,所谓的自我剥夺,现实和理想的差距,就自然消失了。封城治好了我的精神内耗,这并不是在反讽。

所以现在我进入了奇怪的禅定状态,积极的运动,学习,练字,学吉他,学各种我想学的东西,但是又并不抱有期待,随时停下来不学也没啥问题。工作也不存在什么想不想,有啥就做啥,做的好不好随缘。可能这就是没有执念了吧,人生处于这种“随时可以去死也不会有什么未尽的遗憾“的状态。从理智上说,这应该不算正常,但是从个人体验上来说,还挺舒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