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停用了我用了十几年的推特帐号。

这既是一时冲动的结果也是这段时间反复思考后的决定。由于我很久不用微博了,可以说我现在彻底和网络社交平台划清了界限。这件事情当然无足轻重,但是对我个人来说还是需要给自己一个交待。

从刚开始使用推特的2009年(那时候推特还没被屏蔽),到2022年,我在推特上经历了自己的个人立场的摇摆,转换。认识过很多相谈甚欢的网友,也和很多名人互骂傻逼过。在推特上的朋友有经历过突然从网络消失从此不见的,也有因翻墙技术难度增加失联的,更多的是由于彼此思想立场渐行渐远形同路人的,甚至会有从朋友到划清界限,互相拉黑破口大骂的——最后这件事情几乎在每次重大社会事件发生的时候都要做一遍。

那么,有什么意义呢?

当然,他人的支持赞同,反对敌视,这些关系是我们锚定自身在这个世界上位置的重要依据。但是这种锚定的过程,我们不可避免的会收到所谓的“社交压力”,偏移了自己的位置,甚至迷失在社交关系里。

社交网络的设计,就是通过短文字(不超过140),快速即时回复,多方参与,能够迅速的通过反馈来调动你的情绪,就好像一群人在酒桌上聊天,偶有佳句,但绝大部分是屁话。早就有了这样的觉悟:推特是一个扯淡的地方,表达观点的地方,不是讨论问题的地方。所有人都在输出,但是没有多少人能够创造。于是开始发现自己写文章的能力越来越差,不仅词不达意,更重要的是开始失去组织能力,思维混乱。

而近期由于连续的社会热点爆发,过多的信息冲击确实对我情绪上造成了一些困扰。主动或者被迫的不断在站队,不断进行“敌我”判断,不断的发表和强化自己的观点,然后发现所有的这些,对现实都没有什么帮助和改变。那我为什么不后退两步,三步,或者干脆退出。既然成人是不可教育的,那么沟通其实就是无效的负收益事件。

希望能够把目光返回自身,思考一些真问题,写回一些正经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