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盒马上团了点鱼,丰富一下冰箱里的生物多样性。但是盒马太傻逼了,盒子上只有打印的门牌号,字特别小,门口的志愿者完全没法分拣,大家都说下次不买盒马了。

早上起来把面称好,加了盐,加了水,然后发现酵母过期了……发面饼改死面饼,生活就是这么猝不及防。

目测这个傻逼生活还要继续1个月左右,各种措施和信息都在说不会那么快结束。

即便是努力让自己远离信息轰炸避免情绪过载,但是在家封了这么就,无法挽回的情绪走向崩溃的边缘。

所以,在路线斗争的时候,你我都只是那个微不足道的代价。

现在最大的恐惧是儿子和我们被分开隔离, 采取所有可能的措施来确保不会被分开。在21世纪的上海,体验到战时的生活,也是算没白活吧。

今天没有谣言,只要荒谬持续的够久,荒谬就会变成习惯。习惯了就好,好日子还在后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