闭门不出会让人模糊掉时间感,我已经不记得这是被居家隔离的第几天了,应该差不多两个星期吧。网课已经上了4周了,想起来像是过了一辈子。

马路对面一直给我们供货的小超市,门被城管用铁丝网封了。小区组织了几次团购,品种和效率有所提高,但是和居民的需求相比还是杯水车薪,所以能自己买的依然在自己买。

好日子还在后头呢,魔都人民暂时可以把解封这件事情先忘记吧。

当然,我相信贴归贴,执行归执行。 按闹分配这事儿大家都懂。

其他的也不想说了,就这么回事吧。一场大型的社会实验,非常癫狂非常魔幻,可以载入人类史册,很荣幸能参与其中。

今年整个世界上发生的事情都很魔幻,乌克兰还在打仗,傻逼北约还在看戏。东航事故的谣言也传出来了。 心情还算稳定,不以物喜不以己悲。都已经这个球样了,明天早上起来发现世界毁灭了也没啥吧。

临睡觉想到一个事情

今天朋友圈很多人转那篇北京和上海居委的对比文章,我没仔细看完。前面说的挺对,魔都的居委都是写无能混日子的老头老太,这次表现近乎人渣。但是,我还是打死不会选北京模式。

魔都疫情前后的城市管理和运行对比很好的说明了,只要把正确的事情交到专业的人手上,政府是一群猪也不影响人民的生活工作和社会运转,甚至运转的更好。正常的社会是继续保持这种方式,而不是把城市运转的责任交回到猪的手上,更不是把各行业精英抽离出来扔进政府为猪打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