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点忘了更新了,因为实在没啥可写的。

继续苟活着,继续魔幻的苟活着。

不想转段子了,在刚开始,段子是对现实的反抗和讽刺,可是每天都只有段子,段子就会把生活这件事情解构成虚无。

很多朋友开始政治性抑郁,而我的抑郁已经快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