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做核酸,单人单管。

又是流言四起的一天,有说要全域静态停快递和外卖的,有说李强干赢了孙春兰,魔都要悄悄做几天数据然后宣布胜利的。这一切的一切和普通人又有什么关系呢?

最近的生活真的让我深切的理解了什么叫做待宰的羔羊,案板上的猪肉。

疝气犯了两三天,不是很严重,但是很烦人,大部分时间都躺在床上,起来坐个半小时就会不适。在不能看病的时代,人被从“生病”中剥夺了,我一个同事骨折要做手术,找了人托了好大的关系,也在医院拖了3周才动上手术。

今天最大的破防是看到朋友圈一位天津的老师顺利跑路到日本了,非常破防。

可以说这次疫情推翻了我关于“生活在上海”的所有理由,就算不提跑路肉翻,和生活在小城市乡镇相比,上海之前的的那些“优势”,医疗啊,教育啊,都荡然无存了。那么多一流医院,你一个都去不了,有什么意义?

之前推上有移民的朋友说父母在国内重病没法探望,非常自责难过,甚至后悔移民。现在看看,我父母在安徽老家,现在有个什么情况,我一样没法探望。甚至我父母住在我对面小区,我都没法探望!!!

去他妈的这世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