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旁边小区改隔离点了,这两天一直在施工,离我家直线距离100米左右吧。随便了,我并不恐惧: 第一我不怕阳性,第二我也不在乎方仓,好歹那里还能自由活动。

小区自从居委开始放权给志愿者团队之后,团购物资走上正轨了,正如我一直说的,没有政府来拖后腿,大家早就过上幸福生活了。当然也可能是魔都的物流和供应在缓慢恢复中,这出荒诞大剧应该开始进入尾幕了。

前天传言李强斗赢了孙春兰,要收尾结束了。今天又传言孙春兰干赢了李强,准备体面结束。不管他们谁赢谁输,反正老百姓是输的一塌糊涂。

最近身体不太舒服,心情也很烦躁。封到现在,我家从来没有陷入过物资匮乏的恐慌,但是这种不安和恐惧和匮乏并没有直接关系。

看完了茨威格的《昨日的世界》,很理解为什么茨威格会选择自杀了。也许有人觉得他只要再熬两年就能等到新欧洲秩序的建立了。然而,对他来说,那个理想的欧洲,那个精神家园,毕竟是再也回不来了。有些时候熬不过就是熬不过了,一天,一小时,一秒钟都不行。所以说看见过光明的人反而会很难忍受黑暗,哪怕那个光明只是虚假的绽现。

茨威格自杀了,里尔克自杀了,王国维也自杀了,在时代大潮之下,谁又不是蝼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