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区从封控区改成管控区了,理论上能下楼了,但是傻逼周浦镇要求管控区参照封控区“提级管理”,也就是你理论上能下楼但是也原则上不能下楼。。。政府说话,还不如放屁

一个特别魔幻的事情,四十出头的人又重温被打小报告的感受。下午小区有业主组织的平价团购(28元30个的鸡蛋和5块钱一斤的苹果),因为居委会的不配和,团长怒取消了。我们在楼栋的邻居群里抱怨了几句,然后被截图发给居委了,然后居委很委屈,说你们中伤我因为我们居委组织的官方团购太好了,影响你们私人黑团利益了!!!我们很伤心,决定不搞团购了。真的是四年级以上的学生都不会这么做事情。

居委说不搞团购了,然后把我们的聊天截图扔在他们群里作为不搞团购的理由。。。

接下来开始诉苦自己多辛苦。“你知道我家爱豆多努力”这个套路真的太腻味了,但凡做过一个月正经工作的人都没脸说这种话吧,辛苦然后事情做不好,说明你的能力和你的工作不匹配啊,该换人换工作啊。

当然少不了一群跟在居委后面舔的,社工而已,连事业编都没有,你们至于吗,这辈子没见过官吗?

然后开始阴谋论,泼脏水加道德绑架。做个独立的成年人真的是很高的要求吗?小区没有阳性主要是运气好,其次是居民自我管理的好,是居民在帮居委,还真把功劳放到居委头上了。就没人能正面回答我的那个问题,居委有没有权力来管理居民的团购?法律依据拿出来,哪怕是镇里的行政命令我也认。

关于一小撮人的定位我是不服的,我从来都只代表我自己,我也不接受任何人代表我,我就是一个人,没有一小撮。

而且我爱吃什么想吃什么是我的权利,我不需要任何人来告诉我什么是我生活的必需品,只有猪才只靠给点菜饭就能活下去。

最可笑的是说自己吃的盒饭是臭的。。。盒饭是我们居民买的还是居民做的?外卖的盒饭臭了去投诉外卖,上级提供的工作餐臭了去投诉上级啊。搞的团购里面蔬菜烂了,土豆发芽了,屁都不放一个。

对于截图打小报告这事儿,我觉得吧,多次依一举,请居委进群,我当面骂呗,喜欢听我可以多说点。

那个居委的小许,上次我被黄码了,打电话给居委问黄码专用的核酸检测点在哪里,居然和我说他不知道,让我打12345。这种连自己本职工作都做不好的人,在我们单位干不满试用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