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发了出门证之后第二天,我们楼下邻居就阳性了,虽然这个阳性和出去没关系,但是这次我们小区就没人提出门这个事情了。大家可能已经认清现实了,就像那些被电网电过的羊。

晚上熬了金银蒜,烤了蒜泥茄子。被监禁的生活,除了吃,也不知道能干点啥,但是挖空心思,做完之后其实一点胃口都没有。

自从封城开始,就一直处于这样的地狱之中:你想吃的未必能买到,买到的很可能不想吃;今天能买到的下次未必能买到,买这样的时候多少要搭点其他的;冰箱里的菜不断在烂,团购的物资不断的在来;冰箱一直没空,吃烂菜的日子也一直没有个头。每天吃什么取决于什么快烂了,吃多少取决于要烂掉的量有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