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 2022年4月

魔都封门日记4.29

最近居委的团购套餐开始提供更多的选择和更便宜的价格了,不知道是该归功于大家的压力还是他们的工作能力呢?

最近菜买的少,零食水果买的多,芒果,西瓜能买到,价格也还凑活。

胜利的号角已经吹响,就等官宣打赢了。这几天上海发布的数据已经把气氛烘托到位了,不赢肯定是不行的,必须5.1之前获胜。

D2R的天梯赛季开始了,玩了一个专家级圣骑士,网络有点差,估计活不到地狱。打游戏还是不如看别人打游戏来的舒服。

魔都封门日记4.28

今天可以买麦当劳了,正常配送不是团购,让人对未来多了一点点信心。

最近进入到一个非常疲惫的状态,不是焦虑也不是愤怒,对时间失去了概念。每天早上起来,要靠翻昨天的朋友圈才能想起来发生过什么。监禁生活,把我们从时间中剥夺了,记忆已经变得没有什么意义。

体制就像一个棘轮,一旦走上了锁死的道路,就基本上没有什么意外了。

据说五一之前要决战结束宣布胜利消息,大家可以期待一下。

魔都封门日记4.27

今天居委没出什么幺蛾子,导致怼居委KPI没有完成。当然中间有过几次小机会,我还在犹豫的时候,已经被邻居们抢了人头。可能是最近持续在群里扒居委的官皮有了效果,大家怼居委的热情比我高多了。

疫情以来,魔都各高校基本都销声匿迹了,同济跳出来几次,复旦有谣言但是没实据。其他学校似乎都消失了,学生们被处理的很好,党的教育方针起作用了。

说到党的教育方针,2022版的义务教育阶段新课程标准已经出炉,也就是俗称的大纲。大家可以去教育部网站学习一下 https://hudong.moe.gov.cn/srcsite/A26/s8001/202204/t20220420_619921.html,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好日子还在后头呢。真为我儿子他们感到高兴。

今年的最佳冷笑话已经被预订了

魔都封门日记4.26

今天和一个浦东商务委的朋友聊了一下关于保供物资的事情,非常有意思:

1、从定义上来说,有保供物资,有保供企业,没有保供商品!保供物资指的是政府大礼包这种,不允许买卖的。保供企业有保供证,但是他们出售的商品就是正常的流通商品。

2、区和镇政府推荐的保供企业名单,不说明指能买保供企业的商品。

3、居委和物业当然更没有权力强制要求居民团购要提供保供证。

说白了就是基层理由信息不对称,上下其手。

换个思路,基层以后会不会主动来创造这种信息不对称的机会来谋利呢?我觉得是100%一定会的。

魔都封门日记4.25

1、 这年头,吃口自己想吃的不叫“购买非必须品”,这是维持作为一个现代人的生活尊严。

2、从我观察到的结果来看,生活最舒服的是没有居委的地方。
其次是我同事他们家那种有居委但不管事的,他们一直是封控区但每天跑步遛狗晒太阳都不耽误,想吃什么买什么。这个小区我就不点名了,非常让人嫉妒。
再其次是我家小区这种居委很傻逼但是没什么权,不耽误生活但是要经常去吵架。
最惨的就是居委业委和物业沆瀣一气,居民很难反抗。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居委一直扶持那几个围着他们舔的业主的原因,只有控制了业委会,居委才真的能上下其手。

以上是昨天的两则朋友圈,最近的主要活动就是去找居委的茬,怼了几次之后效果感觉有点效果了,公开扒掉居委给自己批的官皮之后,大家自然就开始不把她们放在眼里。

给所有想怼居委的同学们一些小建议:

1、不要吵架,尤其不要动手,一定要克制,讲法律。抱着给法盲去普法的心态,向居委宣传《 中华人民共和国城市居民委员会组织法》http://www.mca.gov.cn/article/gk/fg/jczqhsqjs/201911/20191100021349.shtml,虽然这是她们的根本大法,但我打赌居委肯定没看过。

2、对居委出台的规章制度,要求她们出示法律依据,没有法律依据的出示上级行政部门(区或者镇一级)的行政文件,街道和居委是没有出文件的权力的。

3、对于围着居委舔的业主,不要正面冲突,他们是负责搅屎棍的,他们唯一的武器是道德绑架。直接无视,就盯着居委喷,居委缩了,这些舔狗扯的大旗就没了。

4、如果很不幸你的小区业委会已经成立,并且和居委混在一起。那你就只能先把业委会换掉,这个斗争就比较漫长了。

转发一则辟谣

魔都封门日记4.24

继续管控的一天,能下楼不能出小区。

物资慢慢在恢复,各种团的内容也越来越丰富,可乐,炸鸡,小龙虾都能买到。但是京东和快递没有恢复,心里的那根弦就一直绷着。

巴甫洛夫式辟谣,政府现在看到一个负面消息就疯了一样扑上去辟谣

这个华统面粉包装袋上印的域名是htmianfen.com,很久之前就被别人买走了,做了个堆色情关键词骗流量的垃圾站。事情本来非常简单,一个传统企业蹭互联网经济大潮,搞了个官网,后来没人管就忘了这事儿。然后定制的包装袋没用完,也没人想到还有网址这茬。多简单的一个事情,查下whois就行了。这种传统加工企业类似的情况,中国随便找找几千个都能找到,这里关上海市政府啥事?就硬扑上去辟谣。

分享一个比较完整的灾备指南,不过里面缺少了备用眼镜,备用手机和电脑。

魔都这次疫情起了一个最坏的表率就是,让其他地方看到在疫情的状态下,控制物资流通能够让很多人发几辈子发不了的财,并且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一个官员为此受到批评,可以认为这是体制内能够接受的操作。那么,其他地方的会不会有样学样?

魔都封门日记4.23

还好22日的核酸小区没出异常,还能继续下楼溜达。

晚上有消息称浦东要开始实施硬隔离:

但是画风看起来有点奇怪,乡村恐怖片的感觉

晚上小区里业主和居委发生冲突了,傻逼居委没脑子。不过我们小区很奇葩有几个围绕在居委周围吸引火力,死命舔的业主,比傻逼居委恶心多了。

魔都封门日记4.22

防范区测核酸的一天,如果有人阳性了,又要回到封控区轮回14天。做好心理准备了,反正只要不停的测总归测的出来阳性的。

上海发布的这个消息其实早在预料当中,健康码,核酸检测,今后就是一种常态的管理手段了,和医疗和检测技术就没什么关系 了。

昨晚魔都人的朋友圈又依稀回到了2020年2.20那个晚上,不同的是那天在微博冲塔的是全国人民,而昨晚在朋友圈发疯的只有上海人民。并且由于微博公共广场的属性,使得言论更容易被看到和传播。而微信的性质决定了这种传播扼杀消灭起来更简单,波澜不惊。躺在床上动动手指的反抗,注定会被消灭在被窝里。

我好奇的是,有多少魔都人会想起香港的街头?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8sAN-hA0Oj4

魔都封门日记4.21

喜提”防范区“,但是提级管理到”管控区“,要求原则上继续足不出户。这三句非常好的解释了什么叫做层层加码。政府需要做一批解封的数据,但是又不能真的让你解封。

不过好歹是能下楼了,带儿子下去玩了一会儿,看着他蹲在草地边看蜗牛,其实我非常悲哀。

现在买个平价物资和贩毒差不多,小店老板晚上十点放了批货出来,大家0点跑到小区门口去接货。在权力之下,皆是蝼蚁。

看到有人在朋友圈转了一篇感人的志愿者手记https://mp.weixin.qq.com/s/zZqCDogJ6eDIcg_gX5FcpQ,没忍住骂了两嘴。志愿者也好,居委也好,都他妈的搞不清楚自己的身份定位,总以为批着个大白的皮就变成管理者了。天天想着我是为了你好,所以你就不能吃零食,不能喝饮料。非常傻逼,非常操蛋。

一线的工作人员是非常辛苦,但是这个辛苦是谁导致的?是被关在家里监禁的居民导致的吗?当你非常辛苦并且绝望的时候,首先要想的就是,这件事情是不是他妈的错了,而不是急着被自己感动。纳粹集中营里杀人的刽子手也很辛苦很努力很负责。

魔都封门日记4.20

小区从封控区改成管控区了,理论上能下楼了,但是傻逼周浦镇要求管控区参照封控区“提级管理”,也就是你理论上能下楼但是也原则上不能下楼。。。政府说话,还不如放屁

一个特别魔幻的事情,四十出头的人又重温被打小报告的感受。下午小区有业主组织的平价团购(28元30个的鸡蛋和5块钱一斤的苹果),因为居委会的不配和,团长怒取消了。我们在楼栋的邻居群里抱怨了几句,然后被截图发给居委了,然后居委很委屈,说你们中伤我因为我们居委组织的官方团购太好了,影响你们私人黑团利益了!!!我们很伤心,决定不搞团购了。真的是四年级以上的学生都不会这么做事情。

居委说不搞团购了,然后把我们的聊天截图扔在他们群里作为不搞团购的理由。。。

接下来开始诉苦自己多辛苦。“你知道我家爱豆多努力”这个套路真的太腻味了,但凡做过一个月正经工作的人都没脸说这种话吧,辛苦然后事情做不好,说明你的能力和你的工作不匹配啊,该换人换工作啊。

当然少不了一群跟在居委后面舔的,社工而已,连事业编都没有,你们至于吗,这辈子没见过官吗?

然后开始阴谋论,泼脏水加道德绑架。做个独立的成年人真的是很高的要求吗?小区没有阳性主要是运气好,其次是居民自我管理的好,是居民在帮居委,还真把功劳放到居委头上了。就没人能正面回答我的那个问题,居委有没有权力来管理居民的团购?法律依据拿出来,哪怕是镇里的行政命令我也认。

关于一小撮人的定位我是不服的,我从来都只代表我自己,我也不接受任何人代表我,我就是一个人,没有一小撮。

而且我爱吃什么想吃什么是我的权利,我不需要任何人来告诉我什么是我生活的必需品,只有猪才只靠给点菜饭就能活下去。

最可笑的是说自己吃的盒饭是臭的。。。盒饭是我们居民买的还是居民做的?外卖的盒饭臭了去投诉外卖,上级提供的工作餐臭了去投诉上级啊。搞的团购里面蔬菜烂了,土豆发芽了,屁都不放一个。

对于截图打小报告这事儿,我觉得吧,多次依一举,请居委进群,我当面骂呗,喜欢听我可以多说点。

那个居委的小许,上次我被黄码了,打电话给居委问黄码专用的核酸检测点在哪里,居然和我说他不知道,让我打12345。这种连自己本职工作都做不好的人,在我们单位干不满试用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