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题,焦虑是当下的时代主题,无论你愿意还不不愿意,意识到了还是没意识到,现代人活在焦虑之中,被焦虑环绕。焦虑是灼烧我们的火焰,也是我们生长的养分。

机缘巧合,这个学期接触了很多的“家长”,我自己现在也更多的以一个”小学生家长“的身份来面对教育,焦虑简直就是我们的生命之源。在一个以不鸡娃为主要目标的群里,每天聊天的焦虑感都能有如实质,扑面而来,击打的人头晕眼花,摇摇欲坠。我简直不敢想象,一个鸡娃的家长的焦虑,能下多少白酒。

鸡娃的焦虑学习成绩,不鸡娃的焦虑阅读面,价值观等等一切。相较而言,似乎不鸡娃的家长焦虑的面反而更广一些——也非常合理,培养一个”成功“的孩子难度其实要比培养一个”人”小多了。前者你只要和孩子为敌,而后者,你几乎要与这个世界为敌。

作为一个几乎不太为孩子的教育和成长焦虑的另类家长,似乎有些话可以说一说。首先要说明的是,我经常为儿子作业发火,但是从来没有焦虑过。发火的主要原因是他太拖沓,本来10分钟搞定的事情要拖掉“我”一个小时——我不太在乎他自己是不是浪费了宝贵的刷题的一个小时或者是阅读的一个小时,他的时间他大可以自己浪费,我的暴论一直是“不能浪费的生命不值得一过”。但是我需要陪他浪费这一个小时就非常让我抓狂了。

回到家长的焦虑上来,我觉得无论是我看到的哪种焦虑,说到底还是对孩子的未来掌控欲太强,想要一个确定的答案。可是,人生最值得期待的恰恰正式不确定性啊!作为一个父亲,我从来没有想象过儿子未来应该过上怎样的生活,怎样的生活都是他的生活,和我并没有什么太大干系。我的幸福感和人生价值不系于他的人生,也不该系于他的人生。他愿意读书也有能力读书,那就读书;他没能力读书,不愿意读书,那就不读书。在他未成年期间,尽我的能力为他提供一些可能性,这是父母的责任,而为了孩子读书恨不得卖肾那就有点自不量力了——自己卖肾也就罢了,让儿子无妄背上这样的负担,非常的没有道理。而等他成年以后,选择怎样的生活方式,那是他的权利也是他的责任,自己的人生自己背负,怎样都好只要别来啃老。

用比较形而上的话来说就是,人要有可以选择自甘堕落的权利。我之前在一个群里问过家长们,有没有想过 你们能够接受自己孩子过的最差的生活方式是什么?没有想过的家长,我建议好好想一想,如果黄灯的《二本学生》你都无法接受,那么三和大神们呢?我遇到的绝大部分家长都在焦虑我是不是耽误了孩子的天赋,那如果孩子没有天赋呢?又或者,他在踢球上和梅西一样有天赋,但是他的梦想是做个小说家呢?一个人的天赋和成就多大程度上能决定他人生的幸福感,这是一个非常值得怀疑的事情。是让孩子过上家长期望他过的成功的人生,还是过一个幸福的人生,又或者,过他自己选择的可能是充满痛苦的一生?

回到教育的话题,鸡娃的家庭教育我固然反对,鸡阅读的家庭教育我也没觉得好到哪儿去。可能是我现在越来越偏向绝望主义了(这个词我自己生造的),总觉的读书这个事情,想的好一点也就是中性。不说”人生忧患识字始“,至少读书让我望尘莫及,看事情让我敬而远之的人,遇到的也不是一个两个了。我反感任何过于强烈的目的导向的教育行为,希望孩子读书,就在家里放上大量的,各种各样的书,家长自己有空在家不要刷手机而是读书,孩子自然会喜欢上读书。希望孩子刷题,自己在家有空的时候就去动笔做一做吉米多维奇的数学习题册。如果这样以身作则都没法引导好孩子,那就说明他真的不喜欢这一套,不要勉强。尤其要避免的是,父母用自己狭隘的人生经验来指导孩子未来的人生道路——人总是会刻意放大自己的努力和天赋,而忽视时代的因素,而绝大部分的人所谓成功不过是赶上了那班只有一趟的车而已。

如果一定要说教——因为父母不说教了就觉得自己好像什么都没做,就好像多喝热水的医嘱,总要做点什么的焦虑——也请务必说教他学习的态度,而不是他学习的结果。 考试只是学校的事情,学习确实可以是一辈子的事情,会学习的人好歹总能养活自己。而以我悲观的预期,能养活自己可能会是一个很难做到的事情了。

我一直很喜欢李宗盛那首《新写的旧歌》,虽然是写父子的,但是我觉得父母都可以听一听。”终其一生只是长的像而已,有幸运的成为知己,而不幸的只能是甲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