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回了趟老家,算起来已经十年没回去过了。前几年是孩子还小,来回跑太折腾,都是老人过来住一段时间。我自己也没有回去的想法。疫情三年,老人也没来过,正好趁这个假期,回去看看父母。

路上其实没什么感觉,但是车子一开进小镇,回忆真的就像潮水一样涌了上来。我以为我忘了,其实并没有。当然,最主要的是,这个地方一点都没变。不是和十年前一样,是和我小时候一样!回忆起来的画面都是我小时候在这些街巷里面玩的画面。

这地方依山傍水,但是以前是几个水泥厂,靠开山炸石头烧水泥为生。我十几岁的时候,厂子就都倒了。从那以后,这地方就仿佛被冻结了时间,只是慢慢的颓败老去。

厂里当年的俱乐部
职工宿舍和狭窄的老街

带儿子往农村走了走,小时候经常路过的铁路已经荒废长草了。

工厂以前运原料的铁轨已经长草了
废弃的厂房

所有的东西,除了颓败,都还是我记忆里的样子。一边走一边和儿子说我小时候的事情,还挺奇妙的,有种时空交错在此刻的感觉。

一些观察:

老家的生活成本非常低,房子2-3万一套。蔬菜的话,农民早上刚摘的自己种的菜,空心菜,茄子都是一块钱一斤,愿意自己种的话,随便找块地就能自己种菜,不过我爸妈说自己种没有买的划算。鱼也便宜,花鲢这种水库养的鱼3-4块一斤,这几年河里面禁渔,野生的不太好买。猪肉12-13一斤,肋排贵点,22一斤。

生活成本低带来的另一个影响就是挣不到钱,农村里面大片水田都抛荒了,没有年轻人,没有人种地了。